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我把生命放在这里

Referenced from: http://www.theinquirer.com.cn/read.php?1190

我把生命放在这里,然后灵魂徘徊无间。

联盟和部落的战争进行到了第9个年头,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
燃烧军团的新入侵又选择了最正确的时机开始了,
摆在领导人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各自为战被消灭,或者是再次团结对抗以求那一线生机。
    
当燃烧军团面对联盟和部落的联军时,其结果是再次失败了。
和平,来临的那么迟。
所以人人都在享受和平。
    
只有军人们,继续探索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地城,挑战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恶魔,
因为他们只有锻炼自己到更强,拥有更好的装备,才能保证艾泽拉斯世界的和平。
    
在联盟的内部,却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起先是由战士行会提出来的,必须对圣骑士们的行为加以约束,
其要点在于,骑士们拥有了太多圣光技能保证了自己的生存,那么骑士们应该把高防御的板甲从自己的装备要求中去掉;
牧师行会同样提出,关于加强智力和耐力的戒指与首饰,应该优先提供给他们这样的主力治疗者;
战士行会的第二个文件,要求骑士放弃高伤害的双手武器,因为拿在他们手上并不能达到战士使用时的伤害数值,
第三个文件要求骑士放弃高防御的盾牌,因为骑士本身已经有了虔诚光环的加强。
猎人行会见状也提出,防护系骑士不得以公正圣印的需要作为理由去拥有高速度的单手武器...
    
事态发展越发严重,联盟税务部门决定对圣骑士职业加收200%的税务,理由是骑士在购买坐骑时候享受了太多的特权;
铁匠部门决定骑士修理装备费用上调50%。
    
骑士团的领袖们对此保持了有限度的克制,当到了无法忍受的时候,
他们对联盟政府提出了自己的抗议,
政府回应是领袖们应该尽最大可能安抚骑士团的骑士们,要知道骑士已经被列为“四害”之首了。
    
骑士们被激怒了,他们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法律禁止这种行为。
所以...
    
骑士团领袖被捕,监禁于暴风城的监狱;
骑士导师沙东布雷克公爵被剥夺贵族头衔,所有骑士学校被关闭,
所有矮人圣骑士被勒令退出骑士团,骑士被宣布为联盟不受欢迎的人,
对骑士们的处罚是二选一的选择:要么去瘟疫之地去对抗亡灵天灾,作战到第一线去;
要么放弃自己的骑士身份,返乡务农。
    
所有人都很高兴,除了那些默默收拾简陋的行装,跨上战马开拔去瘟疫之地的骑士们,
要知道,那里除了银色黎明微弱的势力外,都被亡灵天灾或者是狂热的血色十字军所占据。
连动物都被瘟疫污染得奇形怪状,驻扎那里的联盟军队是三个月轮换一次的,而其他地方是一年一次。
但所有的骑士都选择了第一条。
    
每个月有骑士的伤亡报告送到暴风要塞来,可以看出,不到一年时间,骑士团的力量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

政府领导人们并不为此难过,反正已经颁布新的法令,
不会再产生新的圣骑士了,老骑士们让他们战死或者直至老死好了。
跟部落关系不错的,如果有什么大型军事行动让那边支援一些萨满插插棍子就可以了。
    
在阴暗的地下城里,探险的队伍们有点不习惯;
战士们在每一次艰苦的战斗之后,也偶然会想想:其实有个虔诚光环也不错的,
能增加不少护甲,当然来个力量祝福攻击也似乎高不少;
牧师们辛苦跑路的灵魂也会偶然记得,被神圣干涉的光辉温暖的那一刻;
法师们艰难控制着仇恨,偶然记得一个叫拯救祝福的东东,能让自己更安心的降低30%仇恨;
时常被呼叫成为副坦克的猎人们,抱怨着穿锁甲也要上前线,何况自己并没有多高的防御与攻击力;
盗贼们时常一个控制不住攻击输出被怪殴打致死,牧师一脸无奈,“我要照顾战士的”;
小德们也在找着最佳战斗复活对象,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无可奈何;
术士们的灵魂石被一次又一次简单的小场面所消耗。
    
大家偶然会想:其实队伍里有个骑士不错。。。
    
由于人类与被遗忘者的领土冲突,导致第三次联盟部落之战,无可避免地爆发了。
失去了强大的骑士团后,联盟第一次感到了兵力的不足,
没有了骑士们的抗性光环,部落法师的法术伤害比联盟法师们大了不少,
许多战士没有冲到敌人阵前就已经阵亡在那一片冰与火的绚烂之中;
联盟节节败退,部落的大军已经占领了夜色镇,
联盟方面调集了最后的兵力,连同各地的驻防军都集中到了闪金镇。
    
决战!背后就是暴风城,人类的最后 堡垒。
矮人和侏儒们已经通过地铁赶到,精灵也派出了最后的支援部队。
    
闪金决战开始了,损耗严重的联盟军人数,装备,士气均低于部落,
但是勇敢的联盟士兵们还是投入了血与火的交融之中。
激烈的厮杀,顽强的抵抗让本以为胜券在握的部落军队也不得不投入了自己的所有预备队。
联盟方面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了,毕竟信念代替不了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闪金镇正南方,响起了一声悠长而悲怆的军号,交战双方都愣住了,
只听震颤大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面破旧的大旗由小变大,
竟然是曾经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旗帜,前公爵沙东布雷克率领着那些被放逐到瘟疫之地的骑士们,
全力驱逐着战马,以一种必死的姿态,冲进了部落军的后部,以不可阻挡之势直取中军。
    
部落的阵脚松动了,他们必须调集部队对抗这群盔甲破旧,
脸色苍白的死士们,他们的战马在悲嘶中倒下,他们依然不管不顾,猛冲向自己的目标,
联盟军在圣光的激励下发动了反攻,部落军最终溃退了。
当晚,暴风国王收到了萨尔酋长的议和书,又一个和平到来了。
    
战场上遍布着尸体。当联盟将领们怀着崇敬与愧疚的复杂心情,走向那面曾经荣耀的旗帜,
几乎所有的骑士都在这一战中阵亡,前公爵依然紧握着那面白银之手的旗帜,
不肯跨下战马,当有人试图接过这面血染的大旗,才发现,公爵已经没有呼吸了。

旗帜被取下的一刹那,公爵的身躯轰然倒地,他的战马闻了闻主人,仰天长嘶。
    
所有关于骑士的法令被取消了,所有骑士学校恢复开放,
因为人们重新意识到骑士的价值,以及他们的精神。
但是,一份新的报告到了,整个联盟已经没有骑士了,根本没有人能够担任骑士的导师...

1 comment:

virginn said...

hi Menmang
来自V2ex的朋友 virginn

在V2EX上看到你的关于入门级别的data_mining的计划 挺有兴趣 我本身不是做程序的 也是最近才开始通过一些入门书籍对data-mining开始了解

如果你觉得你并不排斥一个不是程序员的家伙来和你随便侃侃的话 请加我的msn:bassesign#hotmail.com or gtalk:virginn#gmail.com

good luck!